陕西女生发文斥地域黑网友直呼感动一亿人2017-02-0714:12:40系同学。面对记者的采访,“深浅清溪-”表示,“只是说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。没有想到被这么多人关注。”  对话:  中国青年网:发完微博后到现在被这么多人关注,有什么感受?  深浅清溪-:这是我来河南三年来一直想说的话,可能也说出了大多河南人的心声。真的没有想到微博被这么多人关注到了,看到好多网友在我微博下讨论关于地域黑的问题,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,包括一些其他省的,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被正能量主导的社会。  中国青年网:发完微博到现在涨了多少粉丝?  深浅清溪-:这个微博号快一年没用了,涨了几千,快5000吧。  中国青年网:那天早上看到自己的微博有这么多回应,是什么感觉?  深浅清溪-:惊讶,不知道咋形容,反正被吓到了。  中国青年网:家里的亲人知道你的博文引起关注了吗?  深浅清溪-:我爸妈知道,而且他们很开明。我父母一直没有“地域黑”。我不知道亲戚知道不知道。  中国青年网:这么多人关注你,想说些什么吗?  深浅清溪-:拒绝地域黑,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的。尤其是我们这一代,有个正确的三观太重要了,我们要辩证的去看待问题。我相信我们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好的。  中国青年网:微博上的照片很美。  深浅清溪-:怕被认出来。那张照片是去年的。我现在把头发剪了,应该认不出来了。  记者还采访了“深浅清溪-”在博文里提到的同乡,河南大学新闻系学生杜江。  中国青年网:“深浅清溪-”在文中说,你想让中国人看到一个真正的河南。  杜江:这并不是我的原话。那是高三暑假和同学聊天时谈论的内容。但如今时间久了我也忘了。但大一暑假,表姐在QQ留言板上问我有何理想?我当时的回答是“我就想到河南去,发扬河南,改变人们对河南的偏见,做个有用的新闻人”。我那同学可能是看到了我给表姐留下的这句话,因为我们在暑假谈论过地域偏见的问题。  以下是“深浅清溪-”的文章,略有删节  我是陕西人,现在在河南省河南大学上学。这次放寒假回来,我又一次被地域黑恶心到了。我先从这段时间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说起。  第一件事是我去吃酒席,席间有一位看似牛X轰轰的长者来我们这桌敬酒,敬酒的时候大家都要做一下自我介绍,轮到我的时候我说在上学呢,他就问我在哪儿上,我说在河南大学。话音未落,他就直接来了句:“河南大学啊,河南啊,那你要小心了,河南人大家都知道的……”我听完后直接就想掀桌子走人了,他吐着酒气,话语里的满是嘲讽,一脸的瞧不起河南大学,瞧不起河南人……  第二件事是我去走亲戚,坐在一起唠嗑,大家又一次提起了河南,然后炸了,各种讨论河南有多差,河南人有多坏,说自己被河南人坑。我开始反驳了,我说:我在河南待了快三年了,没有河南人坑我,身边的河南人对我都挺好。河南并不是你们说的这么差,而且全国各地的人,有好人,也有坏人,我们不能遇到一个不好的河南人就说整个河南人都是坏人啊。  我说完,大家又开始反驳我,觉得我见的世面少,不懂人间险恶……当然说完后我又开始反驳了,这次不讲我的亲身经历,我用我所了解的知识去反驳他们……然而亲戚们根本不听,他们都觉得我在瞎扯。  我的天啊,我真的绝望了,我咋说他们都不听……最后我什么都不说了,有种无力感,我的言论根本改变不了他们。亲戚中有个哥哥问我,是不是因为我男朋友是河南人所以我才这样敏感。我说不是,我没有男朋友。  当初我报考河南大学,我心里没有任何地域歧视的观念,从我考上河大那天起,我的耳朵里面一直充斥着关于河南人不好的言论。这三年,我辩驳过无数次,可能身边有些亲戚朋友对我这点很不满,或许他们觉得我很无知。可是在我眼里,无知的是他们,他们中的好多人甚至没有去过河南就跟我说河南人不好。  他们瞧不起河南人,瞧不起河南大学。关于河南的教育,你们觉得公平吗?河南人口是全国最多的,可是河南享受不到国家(应该给予)的教育资源,985一个没有,211只有一个,高考录取比例…… 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国,河南是中国最大的农业省;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,河南应该说是中国最大的“发展中省份”——中国的经济总量在世界上名列前茅,人均水平位于中下;河南的经济总量位居全国第五,而人均只占全国的第十八位,你觉得公平吗?国家每年给河南省下达各种农业指标,要充分利用这个中原粮仓的价值……  我大二的时候去听过一个讲座,开讲座的教授跟我们讲一部河南史就是半部中国史。在我眼里这句话一点都不假。河南地处中原,又在黄河流域,历史上有20多个朝代建都或迁都于河南。四大发明有三样都发明于河南。中原的文化底蕴不可估量的,河南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。我们现在骂河南人是不是就等于在骂我们祖先骂我们自己呢?  其实河南什么样,中国就什么样。 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有素质的人,请你不要再进行地域黑了,这样真的很low啊。  在河南省快三年,虽然不比家的温暖,但至少是我除了陕西省外的第二个家。我遇到的河南人大都善良朴实,这是我双眼所看到的!  我知道我的力量太小了,我改变不了这个社会,甚至连我身边的人都改变不了。走到现在,或许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被这个社会改变。  刚上大学那会儿,我有个老乡和我一起都考到了河大,他考到了新闻系,我问他为什么想学新闻,他说:因为他想让中国人看到一个真正的河南。  他这话我到现在还记得,我们年轻或许也幼稚,但我庆幸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三观,虽然我们的力量很微小,但我们一直在往对的方向走。

ray ban outlet
ray bans sale
cheap mlb jerseys
cheap jerseys
hockey jerseys
中投融注册,中投融扫码注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